王陽明是何許人呢 他到底得出什么結論來了?

2020-06-08 16:38:33 作者: 王陽明是何許

  王陽明這個人,從小以“做圣人”為志向,而且還真是極少見的在立功、立言、立德三方面都牛得不行的人物。但他在論述“知行合一”的道理時,有句話聽起來我曾經覺得很不對勁。

  《傳習錄》載,王陽明的學生問他:你說知行合一,但是有些人明知道做人要孝悌,卻做不到孝順父母友愛兄弟,這不是說明知與行是兩回事嗎?王陽明回了一句很著名的話,叫“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9-160420161237-50_副本.jpg

  當年讀到這句話時,我只是隱隱不爽,卻說不清哪里不對。后來學辯論,發現——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流氓”立論嗎?在辯論里,通過霸道的定義排除反面案例,循環論證本方立場的思路,一般被稱為“流氓”立論。

  它最大的壞處,從根本上破壞一個辯題的現實意義。比如說,高薪養廉是否可行,本來是個非常有意義的辯題,可是如果正方把“高薪”定義成“高到讓人不想貪腐的薪水”,把一切貪腐都歸結為“薪水不夠高”,這個辯論還有什么現實性呢?

  現實生活中我們也會經常遇到這種邏輯,比如說,努力就會成功,如果不成功,說明不夠努力;堅持就會勝利,如果沒勝利,說明不夠堅持;金錢能買到幸福,如果買不到,說明不夠有錢……

  這樣廉價的智慧,是不是似曾相識?很多時候,那些顛撲不破牛皮哄哄的所謂真理,其實都只是毫無營養的車轱轆話,乍一聽確實無法反駁,但是仔細一想,“無法反駁”并非因為它是真話,而是因為它是廢話。

  回到王陽明這段話的邏輯:“為什么知行合一?”“因為知道了就會去做啊!”“那為什么有些人知道了卻不去做呢?”“因為他們并不是真知道啊!”你看,是不是顯得很流氓?

 

  在辯論場上,你可以這么拆解王陽明——按照對方辯友的說法,“知而不行,就是未知”,也就是說,你方所定義的“知”,其實是包含了“行”在里面的;你拿一個包含了“行”的“知”,來論證“知行合一”,就像是拿一個裝了很多錢的錢包,來論證錢包本身就很值錢,這豈不是很荒謬嗎?

QQ截圖20161005142444.png

  以上,是我剛懂點辯論門道的時候,對王陽明這句話的觀感。不過讀書和思考越多,就越覺得此事沒那么簡單,后來在《傳習錄》里仔細研讀上下文的原委,才發現是天大的誤會——王陽明說的“知”,不是口頭應承,理論認同的那種知。

  而是“如好好色,如惡惡臭”,知痛、知饑、知寒的那種直接體悟式的認知。比如說,同樣是身處鮑魚之肆,鼻子不通的人也“知道”這里“應該”是很臭的。

  可是這和嗅覺靈敏的人真的“知道”這里很臭,絕對不是一回事。而之所以有人會知而不行,是因為被私欲隔絕了應有的道德情操,對道德規則不再是真知。

  接著,王陽明又說了兩句很傲嬌的話:我說知行是一回事,你明白宗旨立意是什么嗎?如果不知道,討論知行是一體還是兩回事,有什么用呢?

 

  以上這段話,才是破解這段公案的關鍵。王陽明當然知道,說知行是兩個概念,自有其道理;說知行合一,也有自洽的邏輯,可是重點并不在正反雙方的命題本身。

9-160420161238-50.jpg

  而是由這個命題,能夠延伸出哪些有意義的思考。所以說,王陽明所謂“知而不行只是未知”,并不是流氓立論,因為并不是所有自洽的邏輯都是在說廢話。

  根本區別在于,你的指向是終結還是延伸對一個問題的探究。像“高薪養廉”這個例子,說“不能養廉都是因為薪水不夠高”,不值得討論;而王陽明的這個說法,能夠引導你思考“知”有哪些類型。

  其中哪些才是真知,我們應該如何對待道德上的知識,這一系列對常識更深入一步的思考,才是他的“宗旨立意”所在,也是“知行合一”這個命題,比“知和行是兩回事”這種老生常談更有意思的地方。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