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資訊 保護 攝影 紀錄 瀕危 名詞 組織

獸藥正在全球范圍內對野生動物造成嚴重傷害

2019-12-10 16:15

來源:國家地理|作者:CARRIE ARNOLD|1042人參與|0評論

字體: 繁體

ico

各國政府幾乎都沒有提出正式的解決方案,不過歐盟要求,用于畜牧業的新藥必須先對蜣螂進行測試,以確保沒有毒性。

ico

獸藥正在全球范圍內對野生動物造成嚴重傷害

  全世界共有近10億頭奶牛,其中許多都使用了抗菌藥物。

  攝影:ROBBIE GEORGE,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弗吉尼亞,斯沃普——Bobby Whitescarver農場的奶?梢栽谟粲羰[蔥的牧場上隨意漫步。不過,農場里有一個地方它們是不允許入內的。

  牧場中的中央河邊生長著高大茂密的紫穗槐叢,低處的葉子被多刺的黑莓灌木包裹著。山核桃和美國梧桐等當地的硬木生長在中央河的岸邊,而河流則蜿蜒穿過位于弗吉尼亞藍嶺山區的16公頃養牛場。

  Whitescarver和妻子Jeanne Hoffmann花了15年的時間來建造這堵植物墻——所有這些都是為了防止牛的進入。

  Whitescarver戴著標志性的斯泰森氈帽站在河邊,微笑著說:“一旦你把奶牛趕出來,你就會對這條河的復原速度之快感到驚訝!爆F在,本地溪鮭在他的河里自由游弋,還有一大批令人印象深刻的水生昆蟲,比如石蛾,其存在表明這是一條健康的河流。

  不過,事情并不總是這樣。

  當初Whitescarver允許牛在河中活動時,牛蹄會攪起沉積物,侵蝕河岸,同時還會殺死一些水生生物。然而,牛的排泄物在順流而下的過程中造成了更大的問題。糞便徑流中含有氮和磷,最終會流入切薩皮克灣,造成有害的藻類繁殖。其他污染物通常也會跟隨糞便徑流一起流動,比如牲畜攝入的藥物:抗生素、抗寄生蟲藥物,甚至止痛藥——Whitescarver很少使用這些藥物,而且只對病牛使用。

  然而,上述做法比較罕見。許多農民或土地所有者沒有足夠的資源來避免糞便污染水道,研究已經證明這一現象會對野生動物造成災難性的后果。2017年,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報告稱,僅在美國就銷售了超過1萬噸用于牲畜的抗菌藥,其中包括抗生素和抗寄生蟲藥。專家稱,考慮到世界上有近10億頭牛,更不用說雞、豬、羊和馬了,數量驚人的獸藥正在進入淡水和海洋。從使雄魚雌性化的避孕激素,到毒殺禿鷲的止痛藥,這些藥物對野生動物的影響遠比之前認為的要深遠。例如,研究者最近在墨西哥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像伊維菌素這樣的抗寄生蟲藥物可使蜣螂變得更小、更多病,這也使研究者開始關注以前被忽視的、對人類極為有益的動物的相關研究。

  英國巴斯大學的環境化學家Barbara Kasprzyk-Hordern說:“人們問我為什么這會成為一個問題,或者只是說,至少魚不會頭痛。我們應該學會把自己放置于更廣闊的環境中!

  蜣螂殺手

  在Whitescarver位于墨西哥哈拉帕的農場西南方向的3200公里處,生態學家Daniel Gonzalez‐Tokman接到了來自墨西哥各地牧場主和農民的電話,他們面臨著另一種與牛相關的困境。牧場上堆積著大量糞便,與此同時,墨西哥的200多種蜣螂似乎正在消失,長期以來蜣螂一直在家畜多的地區大量繁殖。蜣螂在奶牛牧場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它們回收牛糞,吃害蟲,并在土壤中重新分配營養。

  當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Gonzalez‐Tokman著手調查時,他發現牧場主一直在用一種名為伊維菌素的藥物治療牛的蛔蟲和其他寄生蟲病,或者從根本上阻止這些感染的發生。他說,這是一種廉價且有效的藥物,但存在一個重要的問題:給牛吃的伊維菌素大部分都被排泄到地上,之后這些藥物會傷害甚至直接殺死許多節肢動物,其中包括蜣螂。

  殘留的伊維菌素對蜣螂尤其有害,因為它們以糞便為食。有些種類的雌性蜣螂會把糞球卷起來,把受精卵放在里面,而另一些種類的雌性則不卷糞球,而是直接吃掉。

  在實驗中,Gonzalez‐Tokman和同事們追蹤了經過伊維菌素治療的牛的糞便會如何影響三種不同的蜣螂。科學家們發現,攝入了含有伊維菌素的糞便的蜣螂變成成蟲后,體型更小,脂肪更少,這都是不健康的跡象。這種差異在雌性蜣螂中更大,不過科學家還未找到其中的原因。

  “進入牧場的伊維菌素含量遠遠高于必要水平,這些藥物的預防性使用是一個重大威脅,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盙onzalez‐Tokman說。

  各國政府幾乎都沒有提出正式的解決方案,不過歐盟要求,用于畜牧業的新藥必須先對蜣螂進行測試,以確保沒有毒性。

獸藥正在全球范圍內對野生動物造成嚴重傷害

  北方沙地蜣螂(Euoniticellus intermedius)是墨西哥境內三種大量減少的蜣螂之一。

  攝影:RUSSO TWINS,ALAMY

  盡管一些制藥公司,如制造伊維菌素(一種牛用伊維菌素)的Boehringer ingelheim,已經制定了減少預防性使用抗寄生蟲藥的計劃,這是其減少耐藥性戰略的一部分,但這些計劃并不包括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Boehringer Ingelheim公司的一位發言人拒絕就本文做出評論。

  追蹤起源

  Kasprzyk-Hordern說,識別由藥物或其他化學物質引起的有時很輕微的毒性對人類來說就已經非常困難了,但科學家不能認定每種有機體對同一種藥物會產生相同的反應。她說,不管藥物的種類和成分如何,了解藥物如何進入動物體內是第一步。

  弗吉尼亞海洋科學研究所的分析化學家Robert Hale和Mark LaGuardia說,大部分肥料中的藥物都是通過農業徑流、未處理徹底的污水以及生物固體(或處理過的下水污泥)作為肥料而進入農場。

  例如,如果廢水中的污染物沒有被徹底去除,就會進入下水污泥,之后再被當作肥料用于農作物施肥。其中一些污染物,包括鉛和鎘等重金屬,會被植物吸收或重返地下水源,之后被野生動物和人類攝入。

  以上就是大腸桿菌滲入糧食作物并使人類感染嚴重疾病的一種方式,大腸桿菌是牛腸道菌群的正常組成部分。

  “使用生物固體會使所有的污染物重新發揮作用,” Hale說。然而,這些污染物究竟是什么還不清楚,因為城市污水測試只涉及少數化合物!斑@是一個大黑洞!

  消失的禿鷲

  不過,藥物和野生動物數量減少之間的關聯是非常清楚的。

  在南非,禿鷲保護項目的創始人Kerri Wolter一直在開展反對使用雙氯芬酸的活動。在非洲亞洲的部分地區,雙氯芬酸被當作牛的止痛藥和消炎藥使用,如今已經導致非洲和亞洲大陸禿鷲的大量減少。雖然這種藥物對牛來說是安全的,但對那些以牛的尸體為主要食物來源的禿鷲來說卻有很大的毒性:即使是微量的雙氯芬酸也會導致禿鷲腎功能衰竭。

  上世紀90年代,當印度農民開始使用雙氯芬酸時,禿鷲數量開始急劇減少。2004年,研究人員最終確定,攝入雙氯芬酸的牛是罪魁禍首。其中一個物種——白背兀鷲的數量減少了99%以上,從8000萬只驟降至幾千只。

  這種損失的影響開始在整個生態系統中顯現。2008年發表于《生態經濟學》雜志上的一篇論文表明,野狗已經填補了禿鷲留下的空白,隨著野狗數量的增加,被狗咬傷人的數量也隨之增加,從而導致了人類狂犬病的發生。雖然印度2006年開始禁止雙氯芬酸用作獸用藥物,但Wolter說,低毒性替代藥物的成本高昂,再加上黑市上很容易獲得雙氯芬酸,也就意味著這種藥物仍在使用,而且仍在殺死禿鷲。

  Wolter說,就像González‐Tokman和他的蜣螂一樣,讓公眾關注禿鷲的困境并不容易,因為禿鷲往往被視為“骯臟的動物,而且禿鷲常常被人們與死亡聯系在一起,而我們從小就喜歡干凈、可愛、惹人喜愛的動物! Wolter說。

  不過,她補充說,當糞便和尸體開始堆積時,人們很快意識到蜣螂和禿鷲對于維持我們生態系統的健康是多么重要。

  改變觀點

  其他藥物對野生動物的影響則更加神秘莫測。

  回到維吉尼亞州,在本世紀頭十年的中期,科學家們注意到,波拖馬可河、薩斯奎哈納河和其他大西洋中部地區河流中的雄性小口鱸魚開始出現雌性化的跡象。(中央河與雪蘭多河匯合,后者流入波拖馬可河。)這種雌雄同體的魚具有雌性和雄性生殖器,一些雄魚甚至開始產不成熟的卵子。

  雖然生物學家還沒有查明原因,但他們推測,人類和牲畜接受避孕治療時使用的激素開始被小口鱸魚吸收,擾亂了它們的內分泌系統。

  幾乎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相反,減少牲畜產生的藥物污染需要集體行動,需要人類改變思維和習慣——就像Whitescarver和他的植物墻一樣。

  “清潔水的處理成本更低,所以不這樣做的成本比這樣做更高!彼f。

  • 行者物語 責任編輯:語燃
  • 分享到:
    公益畫報

    野生紀錄

    野生紀錄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隱私政策 | 加入我們 |
    行者物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 快乐8玩法